风无起兮

希望能有人找我玩 我受宠若惊

X冷淡王子


by夏溯明
·第一次写短篇,自娱自乐用的
·别推逻辑了,真的
·别问为什么这么短还有小剧场,我乐意
·我爱魔王 永远真爱

1.
王子不喜欢女人。
王子好像也不喜欢男人。
大家都觉得王子可能是个x冷淡。

2.
王子很无辜。
他从出生三个月开始,当了二十年王子了,自认为兢兢业业、尽忠职守。
他不就是拒绝了热情的民众和热情的他爸以及热情的他妹想要送上他床的七个美女五个美少年三个公主一个骑士而已吗???
为什么都说他x冷淡???
可气人了。

3.
说到骑士,王子又头疼了。
骑士从小和他一起长大,忠心耿耿。
可王子可以用他妹妹最喜欢的一花园白玫瑰发誓,骑士是个直男。比骑士家祖传的那杆马枪还直。
他觉得瞎子都能看出骑士喜欢她妹妹了,可是仔细恋爱咨询专家的他妹简直比瞎子还不如。
不说这个,说点正事。
最近身为国王的他爸忍无可忍,给他塞了个公主未婚妻。
据说这位来自北边国度的公主美得好像传说中的精灵,连麋鹿见到她都会伏在她的脚边亲吻她的裙摆。
可当王子真正见到她的时候,内心毫无波澜。
不是说公主不美,可王子就是对那张脸毫无感觉,一扭头,就快记不得公主长什么样了。
之前那些公主和美人给他的感觉也是一样的。
王子觉得他们还是不够好看。
哦对,忘了说了,王子自认不是个x冷淡,只是颜控。
虽然至今没找到让他控的颜。

4.
就算王子不喜欢,婚礼的日期还是定下了。一转眼,王子就站在婚礼的殿堂上了,身边站着公主。
正当公主挽住他的手臂,两人向神父走去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又意料之中的事发生了。
狂暴的风席卷整个会场。宾客们被吹得东倒西歪,公主手中的花束不知被卷向何方。王子抓着身旁的花架,在狂风中勉力睁开了眼。
他看见了一个人。
一个男人。
一个危险却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的男人。
那人微微眯起仿佛被血浸染的深红色双眸,手里抓着公主,唇边扬起一个带着点嘲弄的笑凌乱的额发有一半被随意抓到脑后,露出尖尖的耳朵。
“公主,我收下了。”
那人低沉又带着些许笑意的声音从耳边滑过,有如深夜独鸣的大提琴。
王子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他一眨不眨地看着那双眸子,好像快要溺毙在那片血红色的海洋里。
上帝,我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人。他脑中升起一个模糊的念头。
那人说完,几乎有些粗鲁地扛起公主,扇动那双能带来狂风的翅膀,离开了。
一直到狂风停歇,王子好像才回过神来似的。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心如擂鼓让他听不清耳边人的大呼小叫。
糟糕。他想。
我这算不算是……一见钟情?

5.
于是一见钟情的王子找到了国王,义正言辞地要求组建一支队伍去营救公主。
国王感到非常不可思议。他问:
“你真的要去救公主?哪怕要你付出生命的代价?”
“是的!”王子砰砰地砸着自己的胸口以示决心,硬是把自己砸出了泪花。
国王很感动,他欣慰地看着王子,觉得儿子终于长大了,几乎要流下欣慰的泪水。
然而他的儿子其实只是想去寻找他的魔王。

6.
是的,魔王。
那天婚礼上的不速之客就是魔王。
这是王子从现场宾客的窃窃私语中听到的。
至于自己不认识魔王这回事,王子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魔王已经销声匿迹四十多年了,而他自己才二十岁。况且抓公主这活一向是恶龙干的,谁知道这回为什么魔王亲自出手?
不过,感谢上帝,让他这次亲自动手。王子偷偷地想。

7.
王子兢兢业业地当了二十年王子,武力值自然不弱。
他带着征集来的勇者和宫廷骑士,跋山涉水,过五关斩六将,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了魔王位于深渊的宫殿。
在途中,当他们经过魅妖居住的森林时,除了王子,所有人都被迷得七荤八素。最终王子找到了藏身洞中的魅妖。在被打昏过去的最后一刻,那魅妖犹睁大眼瞪着王子,大呼:“你个x冷淡!”
呵呵。王子想。肤浅的妖啊。
至于为什么是打昏而不是打死,王子认为,作为一个绅士,既然自己想要迎娶魔王,那自然不能伤害他的子民。
迎娶。真天真啊,王子。

8.
宫殿门户大开。门后一片漆黑寂静,好像地狱深处的恶魔对他们发出无声的邀请。
王子没有回头。他几大步迈入了那片黑暗中。
“你好。”
低沉的嗓音一如大提琴般优雅,在空旷的厅堂中回响,四面八方的回音好像和声,轻轻撩过耳侧,让人舒服得想要喟叹。
忽然,从王子所在的地方开始,两侧墙壁上的蜡烛依次亮起,阴森的苍白色火焰一直延伸向殿堂深处。
在那里的王座上,坐了一个人。
他朝思暮想的人。
那人的两条长腿优雅地交叠,地靠在椅背上颊边,手指修长。依然半眯起的眸中是王子无法忘却的血红色海洋,长睫在眼下打出一片阴影,微挑的眼角中藏着一丝戏谑。他收起了翅膀和犄角,只有尾部尖尖的尾巴闲闲地打在腿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拍打。
“王子殿下。”
“你是来杀我的吗?”

9.
王子觉得自己快要给他跪下了
他以前从未想过简简单单的两句话竟能让他双腿发软。
难道自己不仅是颜控,还是声控?王子纳闷地想。
并且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痴汉的道路上一去不返。
他定了定神,坚定地看进那双红瞳,单膝跪地,右手放在了左胸心脏的地方,神情是从未有过的认真和坚毅。
魔王见此,有些惊讶地挑高了一侧的眉毛。据他所知,这是人类骑士在宣誓效忠时的姿势。他看着那双能装进星辰大海的蔚蓝色双瞳,有了点不好的预感。
“不。”他听见王子说。
“我是来娶你的。”

10.
魔王愣了一下。
随即他像是听到了什么极有趣的事似的,笑了起来。不同于往常嘴边常挂的带着几分嘲讽的笑,笑声中含着货真价实的愉悦。他笑得几乎要上气不接下气,连尾巴都扬了起来,拍在了椅背上,发出“啪”的一声轻响。
王子紧张极了。他一动不动地跪在下面,觉得自己的心跳几乎要飙到一百八,哪怕他单挑一头狮子的时候肾上腺素也没有现在飙得快。
不过,他笑起来的样子也好好看啊。王子在杂乱的心跳声中抽空想。
醒醒,王子。
魔王的翅膀一展即收,风拂乱王子的金发,他已来到王子的身前。漆黑的指甲伸出了一点,他伸出一根手指,挑起了王子的下巴。王子愣愣地单膝跪在他身前的阴影中,看着那张令自己魂不守舍的脸不断放大,直至距自己咫尺之遥。
咕咚。
王子听见了自己喉结滚动的声音。
“我改变主意了。”魔王说。
他的嘴角还噙着一抹笑意,像是在黑夜中盛放的罂粟。
“我要你。”

11.
王子觉得一定是自己的听力出了问题。
不然他怎么听不懂魔王在说什么呢?
直到倒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王子依然没有反应过来,只能在魔王压上来的时候徒劳地抓紧身下的黑色床单。
“唔……啊嗯,这、这不对,啊……明明,应该我、我娶你,哈,哈啊……”
“哪里不对?”魔王身下动作不停,牵起了王子的一只手吻他的掌心。他抬眼望着王子,挑起的眼角染上一抹红晕。
王子觉得自己被吻过的手掌好像被那柔软的嘴唇烫了一下,什么力气也使不上了,也什么话都说不上来了。他只能用力抱紧身上人的颈背。
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意识模糊前,王子晕晕乎乎地想。

12.
魔王和王子两情相悦,修成正果,可喜可贺。
可是还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
“公主在哪儿?”
在和魔王度过没羞没臊的两天后,王子终于想起自己来到这里的原因。
彼时魔王正躺在他的腿上懒洋洋地晒着太阳。
忘了说了,魔王是很喜欢晒太阳的,晒太阳时他就会变得十分懒散。这让王子觉得他有点像猫。
真可爱啊。王子满足地想。
“嗯——?”魔王的尾巴戳着王子的腰,他拖着长音,懒洋洋地问道:“你问她做什么?”
王子当即脸红了。他轻轻地捉住那条作怪的尾巴,有些莫名的心虚。他忙解释道:“我、我和她都不回去的话,父王会担心的。”
“哦。”魔王翻了个身,把脸埋在了王子的腰腹,声音闷闷的,“她和我的龙跑了。不知道去哪玩了。”
哦,和龙跑了啊。王子觉得魔王的吐息喷洒在他的腰间,有点痒。
……等一下,和龙跑了???
王子好一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那怎么办?”
“那怎么办?”魔王不满地坐了起来,揽住王子一起倒了下去。“随他去。阳光这么好,我们来做些别的吧?”
王子顿时又不知道今夕何夕了。

13.
至于魔王为什么要抢走公主,还是亲自去,其实很简单。
因为魔王家已经穷得揭不开锅了。
别误会,魔王家的金银财宝都是论堆算的。但是深渊种不出粮食啊,又没有商人敢来,钱又不能当饭吃。
于是魔王就和国王达成了协议。
抢走公主其实只是给王子的一个试炼,等王子来救公主、“击败”魔王之后,交易就算达成,国王免费给深渊提供十年的粮食,还鼓励商人前来贸易。
之所以亲自去,是因为魔王的龙已经饿到飞不动了。
大概国王做梦也没想到,不仅公主被抢走了,儿子也赔进去了吧。
王子听了这件事之后表示,自己再也不会因为从家里一走不回感到愧疚了。
至于粮食?有王子在,还愁没有粮食吗?
从某种意义上来看,魔王也算抱了王子大腿呢。
当然,魔王好好地“感谢”了王子一番。
用身体。

小剧场①
王子:为什么你家连床单都是黑色的?
魔王:因为好看。
王子:哪里好看?
魔王:配上你好看。
魔王不知想到了什么,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魔王:配上不穿衣服的你最好看。
王子面红耳赤地闭上了嘴,决定安静地当一个人肉沙发。

小剧场②
过了几天,少了王子的队伍带着王子的亲笔书信启程返回,觐见了国王。
国王带着扭曲的微笑攥紧了手中的纸团。
呵呵,孽子。

over.